戲劇教育新嘗試

如果大家有留意長春社的教育工作的話,也許會發覺到我們近幾年是愈來愈「戲劇」元素。由起初我們膽粗粗地穿上森林服飾以「幼兒樹木小劇場」(2011)到幼稚園說故事,再到近年的「童心‧樂繪‧說故事I及II」以「故事圈」的方式與小學生玩故事創作遊戲……等,都是我們一步一步的嘗試。

走上這一條路,除了是純粹想加入非傳統的新元素以外,我們也希望把戲劇的震撼力帶給我們的活動對象。可是,戲劇教育究竟是什麼的一回事?是不是跟那些常到大小學校巡迴,叫人「不可一不可再」的話劇一樣(年輕時,有試過在這種劇面前產生毛管恫的不自然感覺嗎?)?還是找幾位同學出來「角色扮演」按稿子「朗誦」幾句,再硬生生地引伸成自身「教訓」的「體驗」(以往要上這種課的話,個人而言,多數都在期待快些放學…… )?

事實上,劇劇教育並不單純是「做場戲」那麼簡單(學術上的定義不在此多說了,因網上有極多途徑可找到)。簡單一點地說,戲劇教育是借用不同的劇場手法,去為對象提供新體會或者思考的機會的活動。多數情況下,強調的是當中的過程及所引發的感受(人人都不儘相同啊!),也比固定的故事情節或對白更重要。採用的方法是十分多元化,可視乎對象程度或背景而運用不同的方式,可以是對白與畫面的想像;可以是角色的代入;可以是定格場面創作;甚至是動態情節的營造……等。而且,以上方式都須要活動對象的積極參與(這當然不是一下子就辦到的事,絕對須要熱身活動協助參加者進入狀態的!),即使只是「一個小POSE」或者「幾隻字的對白」。對於參與者的「演出」,導師不會評定對錯,尤其是發自內心的個人感受與反應。重點不會放在演出的質素上(不須要對象面對「好壞及對錯」的壓力),而更可貴之處在於不須對參與者作出規限,尊重個人的領會與感覺。而更神奇的是巧妙的活動設計與及氣氛建立往往能引導及刺激參加者自發地投入參與每一步,而無須(也避免)採取任何帶有強迫性的方式去要求他們參與(因此,要求參加者跟從指定對白及行為的意義著實不大!)。

一旦參加者進入到自發的境界,他們對互動環節的個人感受與思考便來得深刻。有時,那種震撼力甚至令參加者不自覺地把自己當作第一身處境地去為某些角色作設身置地的考慮。

若然一個活動能讓參加對象踏出「設身處地」的一步,才再輸送環保理念,感染力會不會較強大呢?

如果你有興趣跟我們一同探索戲劇活動,童心樂繪說故事II」的「綠色故事(戲劇)」義工導師訓練計劃」或許適合你。詳情可到我們的網頁參考啊!

Terence Tang

上世紀環境科學系畢業生,從事環保信息傳遞的工作輾輾轉轉近十年,現為長春社教育經理。鍾愛單車、行山、運動、音樂與電影,致力尋找、發明並推廣環保而又好玩的遊戲與活動。

成為綠息份子,訂閱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