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春社保育主任—陶偉意(Ann)

不知道小學一﹑二年級的大家都喜歡做什麼? 到公園玩耍? 上不同的興趣班?打遊戲機?還是在家裡看心愛的卡通片?  問到今期長春通訊的主角,我們的保育主任,Ann  陶偉意,她帶著興奮的表情,毫不猶豫地回答:「當然是看『變變變生命力』啦!為了這個節目,要和家人『爭』電視才能收看!」什麼?大家知道「變變變生命力」是什麼嗎?它並不是一套卡通片,而是一套生態記錄片!六﹑七歲時候的你也愛看生態記錄片嗎?小時候的Ann已經非常喜歡小動物,當時的她更會自己收集有關小動物的剪報,剪報不是用來做功課,而是用來珍藏。一個愛玩耍的年齡,Ann已醉心於自己的興趣當中,而她的故事,亦是從這裡開始。

可能大家都會認為小朋友的興趣大都是「三分鐘熱度」,長大後大概也會忘記。但Ann就是這麼專一的人,到中學時就算多了一項興趣—攝影,背後的原因事實上也和她小學時的興趣有關。「其實喜歡攝影都是為了拍下不同雀鳥的照片,之後再透過自己拍下來的照片慢慢學習,辨認牠們!」有了第一部屬於自己的相機後,Ann開始探索更多不同的地方,雖然到後來發現香港可以拍攝雀鳥的地方並不多,地方最後也只是一直重覆著,但每一次都像上了新的一課,到現在,這感覺仍然非常強烈!

從興趣到自學,為了學習更多有關大自然的課題,Ann由高中開始,更主動當上我們的導賞員,希望自己學得更多的時候,也能夠把自己的知識和經驗分享給有著相同興趣的人。

一心只對大自然和環境相關的科目有興趣,「捱」過那些不能夠選擇的學生時代,終於在大專課程中,選到自己心儀的環境資源管理。「中學時沒有太多選擇,較有興趣的也只是地理,反而到要到讀大專的時候,才終於有機會選擇自己心儀的科目,同時也多了讀書的動力。」

在讀環境資源管理的兩年,Ann更透過參加學校與環境和保育有關的興趣小組,認識到原來相關的知識比她想像中還廣闊很多,發現自己還可以學習得更多更仔細。愉快地學習著自己最喜愛的科目,再決定升學時,還收到共三個學系的取錄通知,當中兩個不但提供獎學金到英國就讀,更可以直接升讀課程的最後一年。大多數人可能在毫無疑慮下,只需要在有獎學金提供的那兩個學系作選擇便可,但Ann笑對我說:「我就是一個固執的人,偏偏就是寧願多讀一年,沒有獎學金,如果家庭最後又能夠支持學費為大前題下,我認為都沒有理由只為了一張『沙紙』而讀書的理由,本未倒置,可以的話當然是選擇自己喜歡的科目。」就這樣,Ann最後還是決定選讀沒有獎學金的保育生物學。因為她很清楚自己要的到底是什麼!

在英國學習的兩年,Ann不單沒有後悔,更感謝自己當初的選擇。除了學識多了,見識也多了;有好老師,也有好的學習伙伴,更有意義的是當時參與大學內一個名為「Green Team」的義工工作,本抱著和在香港當義工差不多的心態,但那些在英國做過的義工工作,卻令Ann畢生難忘!「和香港非常不一樣,到英國才發現,原來環保及保育工作可以不單只是植樹,他們會為了保育一些特別物種的生長,例如地衣,而上山伐林,從而增加地衣的多樣性。」Ann還是帶著點驚訝地說。「當刻的想法真的可以用『震撼』來形容,心想,這樣去保護一個物種是否太誇張!又會思考到底會否影響其他物種!後來才發現, 原來這些就是當保育工作的專業,在決定保育任何物種之前,我們都需要做足夠的評估。」

學有所成,畢業後的Ann,希望為香港的保育工作出一分力,但不能否認的是,Ann確實有點失望。「在香港要做好保育工作,實在有點力不從心!」Ann認為政府不支持是當中的主因,有時更會心灰意冷地覺得做多少也可能是徒勞無功的。而且,在家人眼中,總不明白Ann為何「『浸過咸水』回來卻在做農夫,大學生不都應該在辦公室裏舒舒服服地工作嗎?」但基於自己對保育工作的熱誠和從小的興趣,Ann時常提醒自己,「做得幾多得幾多!」至少在長春社的兩年多,Ann都是盡心盡力的!她亦希望家人終有一天會明白她的工作。

知道香港在保育方面始終和外國有著很大的差別,既然保育工作在這刻未能到達更深的層次,Ann明白在這個發展主導的城市,也許還是要先做好環境教育的工作。看著公眾人士參加不同有關保育及環境教育的活動,雖然眼看參加者都很喜愛我們的活動,亦常常給支持予各項保育活動,但有時候還是深怕參加者只是把塱原這些原意是保育不同物種的地方當成假日農場,又或是「打卡」勝地而並非真心喜歡大自然。慶幸的是,Ann看到自己帶領的禾花雀會員一路以來的進步,「我期望每年的『禾花雀』會員到一年活動結束時,都有所得著,會明白『禾花雀計劃』背後保育的目的!」Ann笑著補充,「至少他們現在一定會知道餵食物給野生雀鳥有可能對他們的性命構成威脅。」

雖然Ann用固執來形容自己,但這不就是堅持嗎!堅持自己所相信,不輕易放棄!對於香港的保育工作,Ann縱使抱著較悲觀的心態認為現今社會發展的速度遠比大家保育意識增長的速度為快!但她仍然堅持在這方面發展她的工作,因她深信人是會互相影響的。盡自己所能,對於將來,她還是持觀望態度的。

多年的拍雀經驗已令Ann 練得一身拍攝好技術

成為綠息份子,訂閱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