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後算帳

一年將盡,再加上政府明年中要換屆,「特首跑馬仔」又已經開始,是時候回顧一下,這屆政府為香港的保育留下一堆怎樣的爛攤子。

梁振英在上月底出席青年高峰會時,又再一次打郊野公園的主意。據報道,梁氏說,只要市民讓特區政府開發一些大家認為不能開發,神聖不可侵犯的土地,將來以開發土地加上興建樓房的成本價出售,售價將比居屋還低。在此之前,其實現屆政府的特首、佞臣以至周邊趨炎附勢之徒已經多次明示或暗示要打郊野公園的主意。

郊公建屋似毒販誘吸毒
但回帶到四年前,梁振英自己的競選政綱指出「市區和郊野公園以外,全港仍有大量未開發土地。」不過他未有指出這些大量未開發土地在甚麼地方,而在當選後,這些土地更像從未存在過一樣消失得無影無蹤。政綱中也指出他會「完善郊野公園的保育及發展,分階段擴充海岸公園,並視乎需要發展各類保護區,以擴充香港的生態容量」。但要在郊野公園建屋,算哪門子完善?盲推三跑逼死白海豚再劃海岸公園又有何用?政府連被劃為具特殊科學價值地點的官地遭人破壞也遲遲不執法,保護區再多也增加不了香港的生態容量。

再之前政府對郊野公園的取態又如何?規劃署在○七年《香港二○三○規劃遠景與策略》中,把當時二十三個郊野公園、十七個特別地區、米埔濕地和原居民鄉村等均列入「止步區」名單,不准發展或限制大範圍發展。

現在政府又搞一個「2030+」,其實就是跨越二○四七年的規劃,但政府連正名的勇氣也沒有。這個「2030+」有可能推翻之前的「止步區」,大家務必關注。在郊野公園建屋以成本價出售,這簡直和毒販引誘人吸毒的手法沒有兩樣,試少少冇事。要回應政府,也正如面對毒販一樣,要企硬。

政府保育「殺雞取卵」
就在梁振英說要在郊野公園建屋的同一場合,他又鼓勵港人發展農業,因為新界該是綠油油的地方,不是用來放貨櫃箱的地方。和建屋論拼在一起看,真叫人摸不着頭腦:如果新界不應成為貨櫃場,要發展農業,但為何郊野公園則要用來建屋?如果梁振英真的重視農業,現屆政府計畫中的洪水橋和新界東北新發展區也不會破壞大片的常耕農地,而且是有着重要歷史和人文價值的田地。

在歷史建築的保育方面,梁振英四年前的競選政綱如是說:設立機制保存私人擁有的重要歷史建築物,考慮以換地或地積轉移方式換取業權。但梁在上任後不久,政府放棄了保育何東花園、又放生中電毀去總部大樓還三分之二,而且拖至現在仍未建屋;現時皇都戲院的危機也未見政府有出力去救,倒是躍躍欲試要毀去有殖民地色彩的現役古郵筒。

梁振英二○一二年的競選政綱以「行之正道 穩中求變」為題實在是最大的謊言,觀乎過去四年,即使單就保育而言,政府也是「行之詭道,殺雞取卵」。但如筆者年中在本專欄所言,香港的問題,包括土地、環境和保育問題不是替換一個人,好像「ABC」這樣簡單,正所謂「一雞死,一雞鳴」,如不改變本港的制度以至文化,問題仍然解決不了。

長春社高級公共事務經理李少文
刊於2016年12月5日星島日報綠色論壇

成為綠息份子,訂閱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