樹木手記(33):羅便臣道致命塌樹意外裁決

死因庭就羅便臣道致命塌樹意外作出裁決,並建議訂立樹木法給予政府監管私人土地樹木管理的基礎。自2001年,長春社一直倡議訂立樹木法,究竟還要失去多少人和樹,政府才願意立法?

2017年10月26日,死因庭就2014年8月14日香港島羅便臣道發生的不幸致命塌樹意外作出裁決,事件中傷重不治的37歲孕婦被裁定死於意外,但更重要的是這發生在私人土地上的樹木意外,揭示了現時樹木管理制度的嚴重缺憾。

私人土地上的樹木管理仍停留在十分落後的水平。庭上揭露了物業管理公司仍認為「定期修剪」便等於做好了管理工作,樹木不是頭髮或指甲,不是定期剪剪便可。修剪更不能取代風險管理。「樹木管理 = 修剪」這過時的管理方式不但不能及早識別問題樹木,更可能製造出更多問題樹木。

在多次的致命塌樹意外後,政府的樹木風險管理已漸漸完備,由最初部門各自為政到統一評估方法;由沒有訂明評估人員的要求到現在要求不斷提升等,而風險評估人員亦日漸增加。可是,為何私人土地的樹木管理仍有這麼大的距離?因為政府做的一切都是針對政府內部,而不需外界跟隨。因為沒有相關法例作基礎的情況下,誰會願意做更多?既然制度,培訓和人手的問題已漸漸解決,推動樹木管理及保護法正是解決問題的關鍵。

事實上,根據政府的樹木風險管理指引,只擁有樹藝師資格亦不是樹木風險評估的「認可人士」,而必須要再修畢樹木風險管理課程並具備相關全職工作經驗。政府的要求已提升到這樣高了,那私人管理方面又如何?答案是:「沒有要求」。

此外,不少行業人士透露,自2014年意外發生後,私人屋苑的樹木管理工作大量增多。可是,不少屋苑亦如涉事的「棕櫚閣」般,地契上沒有樹木保護條款,結果是每月有大量樹木,包括不少不構成危險的樹木被亂剪或移除,從而避免塌樹引起的責任和長遠管理的開支。這也是在沒有樹木保護法下走向另一極端的結果。

城市中的樹木並不是負累,而是重要的資源和資產! 樹木提升生活質素,為社區提供環境、經濟、精神健康和生態等好處。只要能制訂管理計劃,並把適當的樹木管理工作(如風險管理,健康護養等)加到恆常的管理中,樹木的狀況和風險問題不但可改善,樹木能帶給居民的好處(如觀賞性),以致屋苑整體的環境和價值亦可提升,達到多贏效果。

死因庭亦建議樹木辦向私人土地的樹木擁有或管理者提供支援。長春社早於樹木辦成立時已提出設立樹木管理咨詢熱線,以解決「不是不為,而是不懂」的情況。現時的「1823」不能達到這功能,因為根本不會協助私人土地上的樹木個案。事實上私人土地上也有不少珍貴樹木,故不論是從樹木管理和保育的角度來看,設立咨詢熱線可短時間內提供有效的協助和拉近私人和政府間樹木管理的差距,這並不是現時樹木辦間中舉辦一些單向性的樹木講座可達到的效果。

最後,雖然我們非常認同死因庭的建議,甚至認為在樹木管理行業已發展多年的情況下,建議可更進取,可是我們對樹木辦的回應並不存有期望。事實上,2016年的申訴專員公署報告亦提出訂立樹木法的需要,但發展局一直回應指不是立法的時候。難到要等更多的意外發生才作考慮嗎?再加上樹木辦近年花了大部分的心力推動城市森林和褐根病的管理,而在基本樹木管理的監察和改善卻顯得並不關心,難到連一棵樹都管不好的情況下能,只說理論便可解決各式各樣樹木管理問題嗎?

時任發展局局長的林鄭月娥於 2011年6月於立法會會議上說到:「對於要研究成立樹木法,我今日的立場是清晰的,我再讀一次我的立場,我會認真考慮開始研究立法這個課題」。但6年後的今天,樹木法仍是遙遙無期。貴為現任特首的林太,請為當年的說話負責,並責成樹木辦,盡快「找數」。
 


羅便臣道塌下樹木的位置旁長滿植物和雜草,相信一段時間內沒有進行詳細檢查工作(攝於2014年8月15日)


塌下的印度榕塌下前因此枝葉已變得稀疏,而留下的木段發現褐根病的明顯病徵(箭咀指著是褐根病的菌絲網mycelium mat),若由有樹木檢查經驗的人檢查過,根部腐爛可能會被發現(攝於2014年8月15日)


私人管理的樹木水平不足,連時代廣場這麼有名的地方也以去頂亂剪,作為「樹木護理」的手段(攝於2017年10月3日)

 

成為綠息份子,訂閱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