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口.政治騷.選戰

早前內地的垃圾飄到香港南部沿岸,引起傳媒關注,任期剩下未夠一年的特首梁振英一干人等在上星期日到大嶼山的水口表演夾垃圾。垃圾問題固然重要,但是發展對自然鄉郊破壞的問題同樣重要,政府對大嶼山的破壞大計一旦發動便沒法回頭。

政府放棄保育水口
水口除了是摸蜆的熱門地點外,更是馬蹄蟹的繁殖地。馬蹄
蟹在日本是絕滅危懼I類;在廣東省是重點保護水生野生動物,但在香港卻未獲適當保護。漁護署早在二○○九年便建議把水口列為具特殊科學價值地點,但在梁特政府上台後宣布發展大嶼山,在二○一三年把水口作為具特殊科學價值地點的目標剔除。政府把放棄計畫的理由推給當地村民,指他們強烈反對。計畫在四年內沒有變動,但政府提出破壞大嶼山大計即說有人反對保育便要放棄,實在兒戲。

還記得梁振英在競選行政長官時第一個出席的公開辯論是環
團舉辦的論壇,他拿著一個舊公事包以示他惜物;而他說會先由源頭減廢著手,到最後才考慮建焚化爐時,更博得在場不少掌聲(利申:筆者在場但沒有拍掌)。在四年前他的競選政綱中,清楚寫明會「完善郊野公園的保育及發展,分階段擴充海岸公園,並視乎需要發展各類保護區,以擴充香港的生態容量。」但上任不足一年,梁振英走樣又走數,當初的承諾就如水口的垃圾一樣被送到堆填區,長春社在二○一四年的《施政報告》前,便曾公開批評這種背信棄義的做法

二○○八年的立法會選舉期間,長春社和其他四個環保團體
邀請所有候選人簽署環保契約,長春社曾公開指責自由黨全體候選人拒絕簽署;而當時會計界的候選人,現任發展局局長陳茂波說他要時間研究,沒有簽署;看看他任內的所作所為便知他有多環保。新一屆的立法會選舉又到,明年則是行政長官的選舉。

市民對政治人物有喜惡是正常不過的事,但長春社不針對個
人的形象如何,只會聽其言,觀其往績。如不看他們的往績,在選舉前必然會有很多政治騷,即使簽了甚麼約章也可走數。因此,監察政府是自長春社有史以來的使命,改變不利環境保育的制度和政策,透明而有效的環境管治,是我們的目標。單單換掉行政長官可能使很多人心涼,但不能改變現行不公的制度。

把環境凌遲處死
例如已宣布參選立法會的王維基提出七種增加土地供應的方
法,當中包括拿百分之五的郊野公園地建屋,他自己又說沒有定論,希望交由香港人共同決定。甚麼叫交港人決定?是簡單多數決定,還是要多數人贊成,而土地倫理的底綫又何在?劇作家易卜生在百多年前的作品《人民公敵》中,已告訴我們單憑民意不應是破壞環境的理由。

把綠地或郊野公園拿一小部分去建屋,根本是把環境凌遲處
死。斬下第一刀,鄉郊不會死,但建屋附近的生態價值下降,是否又可以割下第二刀,而如此類推第三刀、第四刀割下去?千刀萬剮之後,整個生態系統還可運作嗎?

替換尸位素餐的人固然重要,但不在制度和政策的改革多下
工夫,歷史只會不斷重演,受影響的不止是鄉郊土地,我們的生活環境和質素,也會唇亡齒寒,受到牽連;而拿環境這無力反抗的對象開刀之人,同樣也會對社會的弱勢社群下手,大家真要小心帶眼識人。

長春社高級公共事務經理李少文
刊於2016年7月18日星島日報綠色論壇

成為綠息份子,訂閱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