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整規劃秩序 反思城市價值

位於將軍澳富寧花園外的巴士站,自前年起有區議員要求延長四十七米,須移除六棵樹,今年八月,有街坊發現兩棵樹被斬,居民得悉該工程已展開,於是組成關注組,擺街站收集簽名反對工程。西貢民政事務處指工程先後在二○一四年二月及十一月諮詢過區議員及部分地區人士,均未有接獲任何反對意見。關注組批評一般居民根本對工程全不知情,又指巴士站不足二百米已是坑口北巴士總站,而且只為落客,質疑是否有實際需要改建一個大型巴士站。

去年三月,有大澳街坊留意到運輸署的刊憲通告,指即將進
行大澳改善工程第二期第一階段計畫,包括興建入口廣場、重建現時的大澳巴士總站及公眾停車場。有關注團體批評今次的工程未有如二○○七年及二○○九年廣泛諮詢公眾,只在二○一四年底諮詢過離島區議會及大澳鄉事委員會,公眾卻要到刊憲時才得悉工程,而人工化的入口廣場與大澳傳統地區特色格格不入,當地交通問題應針對巴士班次及管理而非硬件上改建。然而,工程撥款最終在今年七月八日的立法會財務委員會上批出。

從大到小 規劃原則一脈相承
蓮麻坑路東段(松園下至蓮麻坑)的擴闊工程研究,自二○
一三年起已展開,今年四月,負責工程的顧問公司與環團會面,指現時進入蓮麻坑村的一段路段仍以保安理由拒絕開放,為了應付邊境未來的交通增長,工程將涉及興建一條新路駁入蓮麻坑村,穿過屬「具特殊科學價值」的蓮麻坑河。顧問公司亦指,蓮麻坑村一直期望有一條新路打通蓮麻坑村,令村民毋須再靠禁區紙出入。環團當日提出多項疑問,如工程加劇非法傾倒泥頭的問題、影響路邊次生林及其他具生態價值地點等。

這三件「小事」未必引起坊間極大反響,但這些城市問題的
出現,並非單一個案,並非一次的偶然。細心點看,富寧花園延長巴士站一事上,我們要問,到底這類地區小工程、「民政事務處式」的諮詢工作,是根據一套甚麼的標準去物色相關地區人士,這些諮詢過去又如何阻礙社區參與工程設計及決策的機會,甚至被地區人士用作「成功爭取」的籌碼。至於後者兩項工程,引申的後果可以更不堪,大澳的人工化入口廣場及增加私家車停泊位,與大嶼山發展委員會提出的一套發展觀不謀而合,先例一開,一切都可借方便遊客為名大搞特搞;蓮麻坑路再擴闊,加速邊境四通八達,當區農地更加有價有市,或作「私人架步」傾倒泥頭,或通過「套丁」下先建屋後轉售圖利。這些不考慮優次、不關顧環境、不面向社區的規劃原則,與發展新界東北、放風開發郊野公園,甚至最近的橫洲事件,基本上也一脈相承。我們的城市,從大到小的規劃項目,都在走同一條路。

留個空間 再思城市價值
立法會換屆完成,不足半年特首選舉又將來臨,每個人心目
中都有種改朝換代的期盼,在面對未來一大堆標榜救港救世界的政策倡議及出路時,不如先留一個空間冷靜一下,還原基本步問問自己,看到上面那些發展觀,你會否仍然毫無感覺?你相信城市規劃應更自主、更開放、更貼近生活、更保護綠色環境?重整規劃秩序,也是重整價值觀之時。

長春社助理公共事務經理吳希文
刊於2016年10月10日星島日報綠色論壇

成為綠息份子,訂閱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