執法緩慢 規劃署成無牙老虎

非法傾倒的問題在香港彷彿是永遠不完的夢壓,受到破壞的土地面積一直有增無減,最近亦再次引起媒體的關注。有線電視的節目《新聞刺針》就指出近年有違例者以水耕之名,在錦田園山一帶兩大片水牛棲息的淡水濕地,大量傾倒建築廢料,高度達至3米。而在香港電台的節目《視點31》則講述在2014年期間汀角一片約四個足球場大的農地遭到泥頭的淹沒。


遭建築廢料淹沒的汀角農地

兩個個案的其中一個焦點都在於規劃署執法行動太過緩慢,由民間舉報到規劃署終於回應,即使採取執法行動,如發出強制執行通知書,歷時也至少需要幾個月,即使發出了,也先繼續擔當監察者的角色,才決定有沒有下一步行動如發出恢復原狀通知書。《視點31》內跟進汀角非法傾倒個案的區議員就曾表示,不明白規劃署現時還需要監察什麼。另外,其中一片錦田濕地即使在民間舉報後,也要直到2015年才發出恢復原狀通知書,歷時一年有多,但規劃署還是沒有意圖進行任何檢控的行動。結果在恢復原狀的限期後,泥頭仍然沒有清掉,土地長期維持被破壞的狀態,沒有人受罰,但許多生物期間就喪失了牠們可以棲息或覓食的生境,受到莫大的影響。


非法傾倒後,錦田圓山一帶的濕地雜草叢生,重現「綠色」,令遊人難以察覺早前鄉郊破壞的惡行

退一步想,新界鄉郊邊緣廣闊,資源不足,規劃署執法緩慢,原也無可厚非,但若果大面積非法傾倒的執法行動,仍然不能以有效的執法手段處理案件,法例將難以有阻嚇作用,加上政府有意推行多項大型發展計劃,非法傾倒的問題只會加速擴散,變得愈來愈嚴重。政府若果真心有意打擊非法傾倒,應多撥資源,改善執法行動的效率,即使法例的內容暫時還不完善,但至少讓違法者知道政府對違法行為絕不手軟。

成為綠息份子,訂閱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