樹木手記 (25): 日本東京的樹木管理

最近到過日本東京走走。十年前看過的路旁大銀杏樹仍在,亦沒有明顯衰退的情況。日本的樹木管理有何可取之處?當然數天走馬看花的觀光不能深入了解日本的樹木管理,那就從看到的「皮毛」來作點討論。

樹木修剪

在東京都看到的路旁樹都讓我有很「整齊」的感覺,街上幾乎每一棵樹的型態都相同,或是下闊上窄如三角型、或是圓圓如足球(圖一)。我肯定的是,這是修剪的結果。可是那麼多樹要如盆景植物般修剪,必定要大量資源!我試試走近些,看看能否了解多點他們修剪的手法。

近看可看得出明顯的修剪痕跡,而修剪的手法接近縮減式修剪(reduction)。這主要用來控制樹型和樹冠大小,但影響葉片的數量較多,傷口相對較大。據觀察,樹木的修剪約於2至3個月前進行,即生長季的初期。特別是對落葉樹而言,如銀杏,櫸樹等的影響較少,亦不大影響生長季期間的生長(圖二)。

至於修剪的手法,驚嘆的是要剪得如盆景般整齊,我發現整棵樹(特別是針葉樹),差不多每一枝結構條都有被修剪!要達到這目標和效果,工作量之多確實難以想像。正因修剪的工作比較仔細,而非港式的「不大不剪,最好一剪收工」的修剪方式,而且每條枝條大多會保留不少葉片,故雖然是定期進行破壞性較大的縮減式修剪,但樹的健康和結構並沒有太大的影響。日本在樹木修剪投放的資源和心力著實不小(圖三)。

雖然修剪工作算是十分仔細,而修剪亦於全年合適時間進行,還未「達標」的是修剪位置。不少剪口並非在枝尾連接母枝(parent branch)的位置,因此會留下可能出現腐爛的殘端(stub)。此外,大部份修剪亦未顧及縮減式修剪中,保留下的枝條直徑要有被剪枝條直徑最少三份之一的粗度的原則(圖四)。不斷重覆這不當的修剪會增加枝條死亡或掉下枯枝的風險。

其他樹木管理工作

在日本東京都看到不少非常大的樹在路旁,甚至是馬路的交匯點。有趣的是,這些路旁大樹面對的問題與香港相似。生長空間不足,樹腳被蓋著,泥土被壓實甚至被鋪上石屎。略為不同的是一般樹穴亦足夠大而與樹幹保留有一些距離。是否地下做了一些改善樹根生長的措施,從而令這些老樹大樹沒多年來亦沒有明顯轉弱?這還有待進一步了解(圖五)。

有樹便有風險,要享受樹所帶來的好處,亦同時要管理好樹木的潛在風險,並與公眾溝通。在日本見到原宿有名的櫸樹群下有不少「強風時可能有枝條掉下」的警告牌,提醒坐在樹下人士相關風險(圖六、七)。這令我想到香港海防道旁的樟樹群,既因這些樟樹漸老,亦因這是樟樹的特性,經常會有枯枝從高處掉下。要不斷清掉所有枯枝根本不可行,亦不合理,那與市民好好溝通有關風險,亦是可以效法的做法。

最後,日本市區樹木讓我覺得日本市民都很尊重和愛護樹木。至少在熙來攘往的路旁樹上,我沒有發現樹上枝條間有如香港常見的煙蒂、垃圾。樹木亦可在大街小行找到,這亦是對綠化重視的表現(圖八)。下次到日本,也不妨留意那裡的樹木和綠化,看看香港是否有學習的地方。

 

 
圖一. 日本樹木大多修剪得整整齊齊


圖二. 剛修剪完的樹可看到每條主要結構枝(scaffold branches)都有被剪 


圖三. 不少樹木修剪的位置並不正確,容易形成枯枝掉下


圖四. 正確的縮減式修剪去 (reduction cut), Gilman (2012)


圖五. 不少路邊樹有樹腳被填等常見問題


圖六. 原宿有名的櫸樹群,秋天會出現紅葉大道的美景


圖七. 以警告牌提醒市民樹木可能構成的風險


圖八. 日本東京都,不難看到路旁大樹

Gilman E. F. (2012). An illustrated Guide to Pruning, 3rd Edition. Delmar, Cengage Learning.

成為綠息份子,訂閱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