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長春社實習學生

莘莘學子,其中一個努力學習的動力可能是希望將來能夠學以致用,把自己學會的實踐出來。如能夠在自己喜歡的範疇工作,活學活用,更是一件樂事。敬業樂業,再不是遙遠的事。而學習是相向的,適當的指導往往能促使更好的學習。敬業樂業的精神也許就是這樣傳承下去的。因此,長春社在每年暑假也十分歡迎一些職場上的「新鮮人」到我們這裡實習,希望他們更加明白環保團體的工作和運作。今期的長春通訊,我們很高興能夠邀請到當中4位來自3間大專院校的同學跟大家分享在長春社實習的所見所聞。他們分別是鄭朗希Johnny、梁詩銘Ming、翁慧愔Vivian和吳若凝Claudia。

鄭朗希Johnny (左)、翁慧愔Vivian、吳若凝Claudia、梁詩銘Ming (右)

 

其實來長春社當實習的同學不一定是修讀與環境有關的科目,不過剛巧,接受訪問的這4位同學也都是正在就讀環境有關科目的學生。既然如此,他們應該認識不少本地的環保團體,那為什麼他們會選舉長春社當實習機構呢?「其實剛開始時並沒有什麼概念,但很多導師和師兄師姐都非常推薦長春社,告訴我們這裡會有很多親力親為的工作機會,所以最後沒有太多遲疑便選擇了長春社了。」Ming和Johnny異口同聲地說。而Vivian和Claudia則表示,當初只知道長春社注重很多本地的環保事務,但沒有想過一個非牟利的環保團體是如何運作的,原來除了做好自己的本份外,很多時候也要身兼多職,每樣事情也要身體力行。其中Ming更說: 「原本以為所有環保團體也一定很偏激,但原來背後他們做了很多事,現在終於明白為什麼有時候需要有一些較偏激的行為了,因為環境真的需要一些人替他們發聲。」

環保這個議題在香港雖然已不是什麼新的事物,但和其他地方相比,在學界上似乎還沒有佔上一個主流席位。問到同學是什麼促使他們有這個選擇,同學們都各自分享自己留意的環保議題。Johnny較注重有關海洋和樹木的議題;Vivian 就對減費重用,升級回收有較大的興趣;Claudia則說自從東北農地發展的議題後,發現發展原來離自己很近,亦認為當中很需要一個監察政府的角色;而Ming就對垃圾非法傾倒、綠化地帶的議題較有興趣,她更說道:「經濟發展可能很重要,但要與環境保護平衡,在政府不能全面顧及的情況下,這個重要角色往往就是由環保團體擔任。」雖然還只是一個學生,但已看到他們對環保的認識和抱負。

而在長春社實習的兩個多月,更令他們明白到只有抱負是不足夠的,環保的工作是艱辛的,路還有很長。Johnny笑言:「綠化香港原來並不容易,植樹的地方通常要經過一段艱難的路才到達。山路很崎嶇,還要背著樹苗,那一刻真的很佩服長春社的職員。就是因為對工作有熱誠,才能克服這些辛勞的過程。」除此之外,Vivian亦補充:「其實很難得有機會可讓一班年輕人學習種米、插秧,日曬雨淋的經歷太深刻了,但讓我明白到保育不只是說出來,更需要實際行動。」而Claudia就說:「一開始完全沒有想過自己也可以從頭到尾參與整個工作,自己實地考察,自己做生境調查,自己參與會議,多謝旁邊一路有長春社的職員跟進和指導,是次實習實在令我擴闊視野。」Ming聽見其他同學的分享也點頭同意,不過就笑其他同學是否遺忘一樣很重要的東西,「最開心又最深刻當然是認識一班同甘共苦,有難同當的朋友!」的確,可能認識一班志同道合的新朋友實屬難得。而看來各位同學在實習過程中也有所體會,這也是一眾長春社職員最樂意看到的。

要走環保的路其實並不容易,同學們還說本以為自己已經養成良好的綠色習慣,但來到長春社發現只是「小毛見大毛」,綠色習慣可以更加徹底。亦有同學慨嘆,香港人經過12年教育仍缺乏環保知識,常常「等」別人開始,缺乏動力。和其他地方根深柢固的環保意識有著莫大的差別!「其實愛護環境就會主動多走一步!」可能,就真的像同學說的一樣,是我們還未夠愛護我們的環境吧!慶幸的是,現在的年輕人已比上一代注重環保概念了,只希望他們不只是說,而是更多實際行動!

 

鄭朗希Johnny (左)、梁詩銘Ming、翁慧愔Vivian、吳若凝Claudia (右)

 

成為綠息份子,訂閱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