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春社教育主任 - Winny 楊詠然

「為何要相信 這裡會有希望」,對於香港環境教育的前景,Winny 抱有希望。Winny 比喻自己是一隻蜂鳥,努力每天傳播花粉,雖然不一定每一朵花都能夠成功開花,但她相信只要更用心傳播,終會有百花齊放的一天。楊詠然Winny是我們長春社的教育主任,今期長春通訊就讓我們聽聽Winny對於環境教育的想法和抱負,讓她告訴你深信「這裡會有希望」的原因吧!

不要看Winny 這麼年輕,其實她早在2010年已在長春社當實習生,當時主要做古樹名木的調查,但眼見香港的古樹千瘡百孔,已經很希望可以為樹木發聲。輾轉數年,Winny 當過我們的助理項目主任,又回到校園繼續增值自己,畢業後又到過主要負責樹木調查的公司工作。但清楚了解到自己的性格後,發現自己更喜歡一些對人的工作,加上常緊記初衷- 為樹木發聲,Winny當上了我們的教育主任。她希望透過教育,小朋友能學會愛護樹木及了解樹木的獨特之處,相信只要更多人懂得欣賞和保護樹木,就有更多人為樹木發聲。

「教育其中一個和其他工作崗位最大的分別是在於成效的顯著度,因為你真的可以在短短一節活動時間,發現參與活動前和後,參加者對於環境保護在想法上的改變,說的不只是知識上,更是對大自然的態度。」Winny覺得當環境教育的工作帶給她較大的滿足感和成功感,因為每當成功令一位同學學會欣賞 / 珍惜 / 關注大自然,這同時意味著環境的將來可能又多一名保護者了。「也許二十年後他們可能在社會上擔當不同的角色,但當他們都向著同一個目標進發,都在心中留下一個位置給我們的大自然,百花齊放的意思,其實是這樣理解的。」

除了實踐自己的抱負,教育對Winny來說亦非常有挑戰性。「你可以用傳統模式,繼續每次也只做講座,但這明顯是不足夠,單向式的教育成效始終有限。」Winny認為環境教育更重要的是要提高同學們在這方面的興趣。「對於學生來說,要令他們覺得深刻,都應該是『好玩』,因此針對這重要因素,我們教育組也作出不同的調整。」Winny補充,要令不同成長階段的學生也能最有效地學習相關的環保知識,她們都會為每個活動設定不同的背景。「就小一學生而言,牛、碳排放和甲烷的關係對於他們太複雜了,但利用說故事的方式,他們會思考為何聖誕鹿運送禮物時會滑倒,發現原來所有動物正面對著全球暖化帶來的問題!」透過更多的教育活動,Winny希望小朋友明白地球是真的生病了,從而作出更多對環境保護的承諾。

雖然環境教育是很重要,但Winny認為更重要的是人與大自然的接觸。「香港的小朋友彷彿患上『自然缺失症』,他們上學、補習、琴棋書畫、運動、比賽交流、 參觀……就是很少時間跟大自然相處,總有一種跟大自然互不相干的感覺!」「同學會從書本上學會蜜蜂是嗡嗡嗡;雀鳥是吱吱叫;樹葉磨擦聲音是沙沙聲;然而,對於香港小朋友,走進大自然,聽一首自然樂章確實不容易 。 」Winny衷心希望環境教育可以將小朋友和身邊的大自然重新連結,一同成長。 為此,Winny特別重視每年舉辦的生命樹(Tree for Life) 活動,希望提供多一個機會給小朋友親近大自然,告訴他們大自然是可以親身接觸的,而不是只從教科書或故事書上看到。

最後,Winny希望自己再可以為環境教育做得更多,希望有一天能把環境教育連繫生命教育,給小朋友帶來更多正面的影響,希望有一天每個人都跟她一樣,一樣相信有一天播下的種會發芽,更會茁壯成長。「為何要相信 這裡會有希望」? 這是Winny 的答案。

 

 

成為綠息份子,訂閱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