樹木手記(28): 香港能種植出如日本櫻花般的美景嗎?

經常聽到想在香港種植櫻花(cherry blossom)的說法,更希望在香港創造出如日本櫻花般的美景。香港確有一些著名的櫻花觀賞點,如嘉道理農場暨植物園(Kadoorie Farm and Botanic),長洲關公亭(KwanKung Pavilion, Cheung Chau)及將軍澳室內單車館(Hong Kong Velodrome Park)等,但亦有不少種植項目失敗收場。日本的櫻花景色真的不能在香港出現嗎?

要探討這問題,最好從了解櫻花開始。櫻花是薔薇科(Roasaceae),櫻屬(Cerasus)植物,大多長於溫帶地區。全球有多於100種,而中國也有約45種。中國種植櫻桃已有長達二千年的歷史,而主要是種植來作食用或觀賞。雖然在華南地區亦有櫻屬植物的分佈,如香港較常種植的鐘花櫻桃(Cerasus campanulata),但只有5種 (表一)。

樹種species

中文名稱

Cerasus campanulata

鐘花櫻桃

香港有多個成功種植例子

Cerasus glandulosa

麥李

有不同的栽培種

Cerasus pogonostyla

毛柱郁李

灌木

Cerasus schneideriana

浙閩櫻桃

小樹

表一: 5 種華南地區可找到的櫻屬植物

 

在日本,野生櫻花若有10種,但在多年的配種繁殖下,變種(variety)、栽培種(cultivar)和雜交種(breed)等有超過六百多種。每年賞櫻季節(即二至五月)更為日本帶來龐大的經濟收入。「櫻花經濟」(Cherry blossom economy)亦令中國,韓國等國家亦加速開發相關旅遊的步伐。日本的櫻花景色成功的因素,可從植物特性和種植管理兩方面作分析。

櫻花如此有經濟和觀賞價值,可從其植物特性反映。首先,櫻花盛放時之所以有特出的效果,首先要數其「先花後葉」的特色。香港也有不少落葉樹種,在春季長出葉片前會先開花,例子有木棉(Bombax)和黃鐘花(Tebebuia)。在沒有了綠葉的影響下,櫻花的顏色會變得非常突出! 花的大小、數量和顏色也屬決定性因素。櫻屬植物一般數朵花束生,加上每朵花的直徑也有3至4厘米,當大量花束同時盛開於已落葉的枝條上,確是絢麗壯觀。

必須要一提的是,由於櫻花有大量的改良和雜交種,因此開花的時間、顏色以致花瓣的分佈排列(單瓣single layer of petals或重瓣multi-layers of petals)等,都能得到最大的控制。只要把不同花期的櫻花有規劃地種植,櫻花便能有先後之分,但花期又互相重疊地相繼盛放。這樣,賞花的時期便可大大延長,更可讓遊人在不同時間看到各種不同的早櫻和晚櫻,並延長「櫻花經濟」的時間。

在種植管理方面,繁殖人工配種或雜交的櫻花,會用插枝(cutting),嫁接(grafting)等無性繁殖法(asexual propagation),從而讓母株(mother plant)的特性可完全地保留。因此,植物的繁殖生產和苗圃管理必須要配合才可。日本在繁殖選種方面十分講究,所種的樹一般也有名牌標明是那一種櫻花。若是連所種的是何種櫻花也不知,那麼便不可能控制和「複製」出各種櫻花盛放的效果。

最後,剛種下的小櫻花樹會一直得到結構性修剪,令形態得以保持。而大樹也會在冬季被強剪(pollarding),即在去頂的分枝上,每年都剪去當年長出的水橫枝(water sprout)。這種修剪旨在控制樹的大小,並把開花的新枝變得整齊,提高觀賞性。可是這樣的強剪在歐美地區大多停止使用,因為可能令枝幹出現嚴重腐爛。

那麼香港可參考以上經驗來種這裡的櫻花美景嗎?首先,日本的櫻花屬溫帶(temperate region)分佈,在香港這亞熱帶(sub-tropical)地區並不適應。過去在香港試種過不少櫻花,但對來源、物種等均一無所知。如此不科學化的種植,結果是大部分最終也死亡,但由於是那種櫻花亦不清楚,故根本無助建立經驗。

香港現時比較成功的一種櫻花是鐘花櫻桃,在香港多處不同地方亦成功種植。因此可考慮以此種作基礎,再種植出其他的變種和雜交種。如香港本身能有相關的苗圃自行發展,那要推動種植將可更有效、更成功。

種植後的護養也十分重要。在本港長洲關公亭的櫻花便因多年來受去頂的破壞,最老的已被移除,新種的卻又死去不少。如此下去,櫻花景色很可能會在長洲消失。

因此,櫻花種植是十分講究的一門學問,由選種、育苗,種植和管理環環緊扣,才有機會成功。近年,廣東省亦開始發展櫻花經濟,並種植不少適合亞熱帶氣候的櫻花,如廣州櫻。隨著華南的種植經驗和合適苗木供應增加,或許香港在不久的將來,也會有日本櫻花的景象。可是,在發展櫻花經濟亦不應過量種植,特別是由無性繁殖出來的植株。因為他們的基因相同,若有害蟲出現,可能會把所有植株一同殺死,造成嚴重損失。相反,若在公園以主題形式種植一些,而並非大量種植,我相信亦會非受歡迎。

 

成為綠息份子,訂閱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