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發展無保育」 大嶼山勢變醜小鴨 環團促先有保育方案及交通限制

多個環保團體強烈反對在大嶼山進行任何大型發展,如東大嶼都會和策略性道路系統,並要求政府發展大嶼山時,要以保育作為最優先的原則,促請政府實施環團建議的一系列保育措施(包括交通管制),以捍衞大嶼山豐富的生物多樣性和人與自然的緊密關係。
 
2016年1月,大嶼山發展諮詢委員會的第一期工作報告已呈交給政府部門。這份報告提出大量天馬行空和未經評估的發展項目,如東大嶼都會、超大規模的策略性道路系統和大量旅遊設施,包括在大東山上建立觀星和觀景的設施。以上提議的發展項目將會對生態和當地社區帶來災難性的影響,並會破壞大嶼山寧靜的環境和壯麗的景觀。
 
大嶼山因着其獨特位置,有着豐富及多元的自然生境,包括低窪濕地、山地草原、淡水河流和海洋軟珊瑚等,當中孕育着許多稀有和瀕危的物種,如中華白海豚、馬蹄蟹、喜鹽草、盧文氏樹蛙、素雅灰蝶、香魚、褐魚鴞。最難能可貴的是人和大自然能夠緊密共存,其中大嶼山的牛科動物便因其和居民的和諧關係,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接納為「人文價值景觀遺產」,可見大嶼山絕對是大家的自然寶庫。
 
可是,這份報告表面上支持可持續發展,卻沒有提出積極的保育措施。大嶼山發展諮詢委員會甚至提議放寬限制道路的交通管制,建立一個策略性的道路系統,以連接港島西、南大嶼、北大嶼和新界西北。這些措施將為地主帶來錯誤的期望,增加當地的發展壓力,阻礙在大嶼山推行任何保育計劃和行動,尤其是那些沒有發展審批地區圖覆蓋,而政府又不能執法的鄉郊地帶,如南大嶼和部分北大嶼地區。結果,在這些沒有納入發展審批地區圖,而沒法檢控入罪的私人土地,生態破壞已不斷蔓延,甚至連貝澳這個具重要生態價值的濕地亦無法倖免。­­­­­
 
自然資源並不只是屬於我們,也屬於我們的下一代。胡亂開發、缺乏管制及有效的保育措施,將會迅速破壞大嶼山這個自然寶庫,並令政府所承諾的可持續發展成為空談。
 
因此,多個環保團體敦請政府部門推行一系列的保育措施:

  1. 在任何擬議發展前,制定全面的運輸和交通策略,透過交通管制減低違例發展的經濟誘因,避免擬議的發展超出環境承載量;
  2. 修改《城市規劃條例》,讓發展審批地區圖能夠覆蓋南大嶼和黃龍坑,賦予規劃署能執法能力,並繼續加快將北大嶼餘下沒有法定管制的地區,如䃟頭、沙螺灣和深屈等納入發展審批地區圖,以提供法定保護;
  3. 所有在大嶼山的發展計劃均應納入現時進行中的「香港2030+:跨越2030年的規劃遠景與策略」,並為所有擬議和計劃中的發展項目進行全面的策略性環境評估;
  4. 在生態敏感地區設立不可發展地區,並實施有效的保育管理計劃。

 
針對東大嶼都會和其相關的交通和運輸策略,環團想特別指出:

  1. 任何新的道路建設需要有充分理據,並須就其環境影響、成本效益和公眾利益的作出評估,以及進行公眾諮詢;
  2. 環團反對現時建議的東大嶼都會和連接港島西、南大嶼、北大嶼和新界西北的策略性道路系統。因為東大嶼都會需要進行大規模填海工程,對海洋生態和水質造成極大影響,而策略性道路系統則會入侵郊野公園和許多生態敏感地區,為南大嶼,尤其是梅窩,帶來龐大的發展壓力,並會增加在附近水域航運的船隻流量,危害漁業資源和鯨科動物;
  3. 東大嶼都會和策略性道路系統的建設沒有得到充分的理據支持,需要動用龐大資金,很可能成為新一個大白象工程。

 
多個環團亦發起網上聯署平台,鼓勵公眾就大嶼山發展向政府部門發表意見:
(英文網址: https://www.designinghongkong.com/forms/view.php?id=64298)
(中文網址:https://www.designinghongkong.com/forms/view.php?id=64884)

環團所列在大嶼山不同地區具重要保育價值的物種/生境(以英文版為準)
(英文網址:http://www.designinghongkong.com/v4/wp-content/uploads/2016/04/Lantau-green-groups-joint-letter-appendix.pdf
(中文網址:http://www.designinghongkong.com/v4/wp-content/uploads/2016/04/Lantau-joint-letter-appendix_final_-chinese.pdf)
 
聯署團體(依筆劃序):
大嶼山愛護水牛協會
世界自然基金會香港分會
長春社
香港觀鳥會
香港海豚保育學會
島嶼活動行動
創建香港
綠色力量
 
傳媒查詢:
長春社公共事務主任 梁德明(電話:2728 6781)
創建香港 項目幹事 伍雋穎 

成為綠息份子,訂閱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