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生圍

 我們的工作 > 鄉郊監察 > 南生圍


南生圍鄰近后海灣濕地,其內的魚塘是為在本港過冬的候鳥提供糧食,是牠們重要的補給和休息站。長春社一直密切關注南生圍濕地以及鄰近南生圍濕地緩衝區的發展計劃,多年來審視各發展計劃對南生圍以至整個后海灣生態的威脅,鼓勵公眾去信政府反對威脅濕地生態的發展項目。

 

南生圍發展計劃
1964-65年,澳門第一代賭王傅老榕後人傳氏家族在南生圍的一幅面積17公頃土地獲行政局批准作小規模發展,發展不得超過地盤總面積的百分之二十五,建築物高度則不得超過8.23米。90年代,恒基地產在南生圍及甩洲購入地皮,並在1992年8月向城規會申請發展2,550個低密度住宅單位及1個18洞的高爾夫球場,城規會在同年10月否決申請。

此後恆基曾多次覆核及上訴,最後在1996年上訴至樞密院獲判勝訴,惟恆基多次申請把計劃延期。由於申請於2010年12月18日屆滿,包括長春社的二十個關注團體發表了聯合聲明,要求城規會否決延期申請,並按現時社會的保育原則審核計劃。城規會最終否決南生圍項目延期發展。2011年2月,計劃改由傅老榕家族主導,派出顧問與環保團體開會。新方案將剔除高爾夫球場,住宅仍會興建。不過根據現行的保育準則,長春社不認為南生圍再有任何發展空間,不會支持南生圍進行任何發展。

傅氏家族先後在2012年12月及2015年8月向城規會提交規劃申請,前者發展計劃(A/YL-NSW/218)建議興建1,600個單位,預計容納人口為4,480人,後者發展計劃(A/YL-NSW/242)興建單位增至2,500多個,容納人口更提升至6,500人。長春社認為總樓面面積仍無減低,也誇大了項目保育元素,佔南生圍面積四成的蘆葦床生境,是全港最大的蘆葦床,住宅發展將會在這片蘆葦床上興建,依靠蘆葦床作棲息的鳥類將受影響。發展商多次稱會在魚塘邊作補償,惟南生圍的蘆葦床除具生態價值之外,亦兼具人文及景觀價值,並非單以塘邊補種可以彌補。故去信城規會堅持不支持南生圍進行任何發展。兩個規劃申請先後在2013年7月及2016年1月被城規會否決,發展商雖向城規會覆核結果,惟亦在2014年2月及2017年2月被否決。

 

南生圍濕地緩衝區
南生圍整個區域發展壓力甚大,鄰近南生圍的濕地緩衝區,早於2006年起已有發展項目成功獲批,2014年起,酒店、折扣商場、低密度住宅項目亦先後在城規會闖關成功,另外山貝村及東成里均有發展項目,這源於規劃沒有做好把關,規劃的土地用途大大削弱了保育魚塘的重要性,把生態資源拱手相讓。我們認為南生圍濕地緩衝區一帶需重新規劃,濕地緩衝區才不致名存實亡。

成為綠息份子,訂閱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