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資訊

新聞資訊

2019

廢物徵費 議員請放低頭盔

剛接受了記者訪問,談到香港人家裏怎麼會有這麼多環保袋。當我們呼籲捐袋重用的時候,可數以幾十、一百個地捐來我們辦公室,短短數天便「打爆」了儲袋的地方,要「叫停」捐袋。市民貪方便,平日在不同場合「順手拈來」環保袋,然後一個一個積聚起來,根本用不着,於是索性捐出來給其他人重用。但我們都知道要解決的,是濫發環保袋衍生的浪費問題。香港垃圾圍城的問題,其實同出一轍,歸根究柢,還是我們沒有為環境成本「找數」,沒有讓污者自付,沒有丁點環境代價需要付出。解決垃圾圍城的困局,從來都...

明日大嶼 別讓小島沉沒

即使車公籤文不明言或暗示,「明日大嶼願景」長遠填海近一千七百公頃,對這片中部水域以至周邊小島環境來講,怎可能沒有影響?偏偏在現時立法會有關「明日大嶼願景」的文件,政府依然要標籤這片中部水域「生態敏感度相對較低」,企圖合理化人工島發展。在此不妨回帶到二○一一╱一二年的「優化土地供應策略」研究,當年政府曾委託顧問進行過策略性環境評估,這份策略性環評報告概括現時中部水域一帶的環境狀況,同時也揭露過程中低估甚至忽視填海對環境的影響,儘管如此,對於社會未來去分析中部水域環...

綠在年宵 綠色不是點綴

第三年協助搞綠色年宵,感受仍深,今年尤甚,從五、六年前只有熱心人士自發組隊拯救物資,到三年前有官方支持在長沙灣搞綠色年宵試點,然後去年由一變五,最後今年擴展至十五個,理想的程度,應該比起近年大部分的環保政策或措施要好不少。當然,感受之深的另一原因,必定還有實際戰場上親身經歷的劣況:海量的椰青以極速「打爆」一個又一個廚餘箱、當面講明廚餘箱只放廚餘後仍然將竹籤拋入箱、拼命擤鼻涕在已分類的膠樽回收箱……面對這些問題,教育宣傳可以是長期戰,但每年我們都嘗試問:有關單位可...

貝澳的「十年挑戰」

前一陣子,社交媒體興起「十年挑戰」(#10yearschallenge),有人分享自己十年前和十年後的照片,看看當中的轉變,有人則發放大自然版本的十年對比,藉此喚起公眾對環境破壞和氣候變化的關注。今個月初我們到訪南大嶼,貝澳濕地的變化速度驚人,不用十年,相信「十月挑戰」已足以令人感受到環境破壞的情況有多嚴重。位於大嶼山南部的貝澳,十多年前擁有多樣化的生態環境,孕育着不同種類的動植物,屬高生態價值地點。可是,近年幾次前往貝澳濕地,我們走着走着,偶然就會發現多了一些磚頭、石屎、圍欄或建築...